切换到宽版
  • 2阅读
  • 1回复

成都大邑安仁镇14岁少年不明不白死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aiyan100
 

成都大邑安仁镇14岁少年不明不白死亡

2017年11月30日
很久不曾写文,我也没想到,今天重新拾起一个个文字,字字肝肠寸断,竟然是为了纪念我死去的儿子。

从儿子11月11日出事到今天已经是第20天了,儿子11月25日离世到今天第6天,我仍然不敢相信,我的儿子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就这样躺在冷冰冰的殡仪馆里再也不能醒来了,从出事到今天,他没有睁开眼睛看我一眼,没喊我一声妈,无论吃饭,睡觉,开车,我都觉得儿子还在我身边,还在跟我嬉闹说笑,插诨打科,可是,我却又明白,无论我多痛苦,如何痛苦泪流,再怎么用力,我却再也捂不热他的手,再也叫不醒他,他是真的离我而去了......

仿佛还在2003年5月4日那个下午,不到5斤,满脸皱纹,浑身青紫的儿子,在医生吸痰后用他微弱的哭声,向这个世界宣告着,他来了。

从小儿子就很能吃,吃奶粉能把小小的肚子吃的撑的圆圆的,但是哪怕就差一口他都会哭着要吃够,吃的打嗝会从鼻子喷出,经常吓得我心惊胆颤;儿子7个月就断奶了,不愿意吃奶粉,就爱吃饭,生怕他就消化不良,可从来没出过问题;10个月儿子就会摇摇晃晃的走,我既欣慰又担心,老人常说,走路早的孩子命苦,确实,儿子的命真的挺苦。

儿子3岁开始由我妈带,身上老是过敏长疙瘩,经常都在吃药抹药,小小娃娃就会自己吃药,从不哭闹,经常半夜痒痛的睡不着,我妈的床单都没一条是干净的,上面全是蹭的药,我妈经常整宿整宿的不睡觉,给孩子轻轻的挠;那个时候我和孩子爸爸都在重庆打工,一年就只能回来3次,5.1,10.1,新年,每次回家儿子略带陌生的眼神和我们离开时他的哇哇大哭,我都无比揪心,心想着,再努把力,再努把力,挣到钱就好了。

孩子爸爸在摩托车厂做供应员,我做餐饮加盟店筹备,聚少离多,儿子6岁的时候我们过不下去,分开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儿子,然后,我回到了成都,家里是乡镇,发展条件不好,我在成都,儿子在安仁,唯一能和儿子在一起就是我休假的时候,即使这样我也很满足了,至少经常能见到儿子,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奋斗,终有一天会把儿子接到身边。

现在我自主创业了,想在大邑县城买套房子,今年6月开始,我开车穿梭于成都和大邑之间,到处看房,儿子明年9月就高中了,可以把他转到大邑了,我就可以把他带在身边每天都看到他了,可是,现在,儿子再也回不来了,我在重镇监护室外苦守了15天,我从4斤多养到140多斤,个子比我还高的儿子,还是再回不来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听他喊我一声妈,再也没有机会给他再点一次宵夜,一边看他狼吞虎咽一边叮嘱他要减肥,再也没有机会套话他是不是不听话了,是不是早恋了,再也没有机会听他笑说: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我妈的套路,再也没有机会和他再一次合影,再也没有机会看他在游泳池快乐的小狗刨,再也没有机会问他:儿子,你要不要买新衣服,再也没有机会听他说:妈,我不想转学,我再坚持一年,明年我就高中了......


事情的大致经过:
2017年11月11日我去了小金县的巴郎山,父母儿子由于各有事先约好的事没有随行(儿子说是同学生日,周二就跟同学约好周六在同学家吃火锅),当天临近中午就出门了,下午我爸妈还跟儿子联系过,可是晚饭过后,儿子没有回家,结果儿子出事了,以下内容都是后来我通过各个渠道了解的:
当天儿子去同学家吃火锅,据说该同学的家长当天还去买了一件330ml、24听/件的啤酒,期间9个吃饭的人一起喝了21听啤酒,饭后,有3个同学就离开了,剩下的几个人一起到安仁镇金井社区的广场上去玩。
到了广场后儿子当时在和其他同学一起玩“吃鸡”的手机游戏,那把由于儿子输了,而其他人还在继续,于是,等待的过程中,另外的三个人叫儿子一起玩“抓鬼”的游戏(游戏规则是1个人当“鬼”,其他人躲起来,要是被抓到了,被抓的人也就变成了“鬼”,然后继续抓其他人,直至抓完为止),不知怎么的儿子就爬上了广场上一面2米2高,宽60公分的形象矮墙,蹲在上面,其他几位同学找了一圈以后发现了我儿子,就叫着“抓住戴XX”然后一起冲了过去,然后儿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坠落下来了,我儿子坠下来以后,当时还是清醒的,吐了以后就晕过去了,在场的其他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第一时间抢救他,没有打120急救电话,没有送就近的大邑县第二人民医院,没有通知家长,拖动我儿子,并用电动车将我儿子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期间由于儿子迟迟未归,9:40我爸拨打儿子电话,无人接听,10:04我妈终于打通电话以后,其他人接电话说我儿子喝醉了,他们把他弄到了上舍咖啡那边,问今晚能不能就在同学家睡不回家,孩子外婆要求立即把我儿子送回家,几经周折,他们一行人找了个电动三轮车将儿子到了我家,孩子外婆看到孩子人事不省,十分气愤,问其他人究竟喝了多少酒,他们均不回答,但是为了感谢他们将我儿子送回,孩子外婆还给了20块钱,让他们去买水喝。
到家后,孩子外婆呼唤孩子,孩子没有说话,只是偶尔有哼一声,握拳皱眉,孩子外婆和外公就叫来孩子的幺外公,大家一起查看孩子的情况,当时孩子面色正常,嘴巴红润,无外伤,无异常,家人就给他灌了醋水催吐,由于酒味并不明显,家人就觉得情况并不严重,解酒以后睡一觉就好了,晚上我儿子就睡在沙发上(他的卧室在二楼,孩子140多斤,家人搬不动),12点多我妈还给我拍了视频,说儿子喝醉了,我还答应回家说说他,然后我妈一直在沙发上守候,期间我儿子尿失禁2次,早上5点,我妈仍然喊不醒孩子,联想到孩子整晚都没呕吐,总觉的情况不好,于是打电话给隔壁单元的孩子的姨妈,请求开车送孩子到医院,到了医院后,医生问及原因,我妈就说孩子喝酒以后就喊不醒了,于是医院在没有抽血化验的情况下立即进行了醉酒的常规抢救,大量补充液体(葡萄糖和其他药物)。
送医时孩子还有知觉,输水扎针知道痛和缩手闪躲,医院开始静脉滴注液体,开始孩子情况还比较平稳,7:40多我妈就给我发微信说儿子住院了问我往回走不,然后就回家给孩子去拿裤子,孩子外公和孩子小爹在场,后来孩子一直没醒,医生说效果不甚明显,于是改用特大号医用针筒推注药水,早上8点多,第四管液体还没推注完,孩子就呼吸骤停了。医生立即进行抢救。我赶到医院时已经早上9点20左右,孩子一直没有恢复自主呼吸,只剩心跳,县人民医院,市妇儿医院的医生到场后一直在抢救,医生告诉我查血后怀疑孩子有颅内感染,该医院没有呼吸机,没有CT,达不到检查条件,孩子无自主呼吸,瞳孔放大,不能转移,需要孩子恢复呼吸后才能转院,问孩子是否有头脑疾病,外伤,或者感冒,由于我儿子无感冒和头脑类疾病,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孩子的班主任老师,要到了孩子一个同学的电话,6个孩子10分钟左右到场,我询问了11号晚上喝酒的情况,是9个人,总共喝了21听啤酒,我儿子甚至还喝了雪碧兑的啤酒,照理说不至于醉酒不醒,我第一时间怀疑是否是打架造成头脑受伤,于是询问在场的孩子,开始孩子们均否认打架,我请孩子们告诉我真相,并说医生说了怀疑有颅内感染,是不是伤到头部了,有个孩子说,11日下午我儿子和他们在打沙包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晚上喝了酒以后就说自己想睡,就喊不醒,我就第一时间告知了医生,并请求转院,医院说孩子没有自主呼吸,转院途中有可能随时断气,需要我承诺免责,时间紧迫,等不及护士打印,我手写了免责书,医院安排县医院救护车直接送至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在救护车到达医院大门的时候,有个当晚一起吃饭的,儿子的前校友,现已经上班做保安的姓张的人给我打电话,说其实是我儿子当天心情不好,喝酒后在广场上爬到一个2.3米高的石雕上(事后证实是矮墙,并不是石雕,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说是石雕),下来的时候滑到了,我第一时间反映给120车上的随车医生,要求到院续上呼吸机后第一时间CT检查,此时已经11点多。
CT检查出来以后已经就找我谈话,说颅内出血并不多,但是脑水肿相当严重,而且转院的时候孩子瞳孔已经散了,说孩子已经救不活了,开颅手术救过来成活率也几乎为0,建议放弃,我坚持做开颅手术,并承诺孩子哪怕成植物人我也要救,于是医生开始给孩子做术前准备,告知我需要锯头骨、开颅减压的风险,并让我签字,期间我联系了孩子最好的一个朋友,请求帮忙问询孩子当晚出事的真实情况,这个孩子给我转发来了当晚聊天记录截屏和视频,看到“脑壳着地”4个字,我心都凉了。
下午2点40左右孩子开始进手术室,一个小时医生就出来了,然后找我谈话说,他们查体时并没发现孩子头骨异常,割开头皮后发现右脑颅骨粉碎,硬膜也碎了,里面血块并不多,脑组织肿胀很厉害,把碎掉的地方胀满了,所以从外观看不出来异常,里头脑组织已经像石头一样硬了,开颅后一会儿脑组织由于压力的原因就往伤口外膨出,手术无法继续,他们赶紧封闭了创口,术后颅内压监测发现颅内压达到了70多(正常人15以内)脑组织如此肿胀,血液上不去,孩子肯定是没希望了,问是否还要继续,我哭求医生一定全力抢救,哪怕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坚持。当晚8点左右,孩子心肝肾衰竭,身体呈现酸中毒迹象,无法排尿,医生问是否抢救,我坚持抢救,其实,当时我已经感觉到孩子无法醒来了。





成都大邑安仁镇14岁少年不明不白死亡易(二)

11月12日孩子抢救当天孩子外婆联系了孩子班主任老师,请求汇报给学校领导,并且协助我们的报警工作,老师说节假日孩子校外出事直接找警察,不关学校的事,她在外地,无法联系学校,第二天回家也会更晚,让我们自己找人,孩子外婆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说对方也是未成年人,无法传唤问询,属于民事案件,让我们自己找学校协助查找当晚在场的学生和家长,协商处理,不予立案,13日早上我又给孩子班主任发信息请求帮助,班主任仍不予协助,在情急之下我怒斥班主任老师的冷漠的行为不配为人师表,为人母亲,如果孩子没有了,我要把事情闹大,班主任立即回复:我们正在调查学生了解情况。
13日下午孩子父亲和外婆去学校时,派出所已到学校介入调查,11月15日,学校领导前来慰问,送来3000元慰问金和果篮,11月21日儿子班上的2位其他老师和2位学生代表到医院慰问,送来5000多元班上同学们和当事学生家长的慰问金,班主任老师也几乎每天发来询问短信,关注孩子伤情。
11月19日,早上9点17分,重症监护室打来电话,需要复查CT,护送儿子去CT室时,我在儿子耳边叫他,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和一股腐臭味,我心知孩子应该是不好,CT结果出来,孩子大脑水肿更严重,开颅减压术并没有减掉压力,整个脑部脑组织严重肿胀,甚至已经往伤口外膨出,大脑几乎全部呈现黑色(正常大脑CT应该呈白色或者灰白色,黑色代表坏死)孩子没希望了,我仍然没有放弃,连续2天请神经外科专家会诊,给予的答案均是无法醒来了,孩子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伤口处有膨出的脑组织,血和积液不断往外渗,大脑肿胀的不成样子,医生说脑组织和积液持续在往皮下、伤口那些能膨出的地方膨胀,每天要换数次纱布,儿子鼻子以上的部位呈肿胀紫色,11月20日早上医生查房会诊后孩子父亲去问询情况,医生回复情况很不好,建议停药放弃,11月20日晚我在重症监护室外又一次找到刚刚下手术台的孩子的主刀医生、神经外科的主任问询,医生告诉我,整个右脑伤口部位都坏死,左脑也几乎全部感染坏死了,毛细血管崩裂,积液和脑组织持续膨出,如果再往下输水治疗,大脑会持续肿胀坏死,我儿子已经连成植物人的希望都没有的,只能一步步走向死亡,建议趁早放弃,以免后期孩子头部坏死到惨不忍睹的地步。
11月21日早上9点多,我与孩子父亲无奈之下签字停药,停鼻饲,停抢救,只保留呼吸机,随后2天探视,孩子的伤口处持续渗血和积液,心口长满红色斑点,可孩子的心跳一直在坚持跳动,11月25日14点30多医生出来告诉我,心跳已经紊乱了,我顿时瘫软了,15:15分,儿子终止了心跳,我进去看他最后一眼,当天的纱布掉落了一角,露出来的头部伤口周围的皮肤呈黑色,并有坏死的坑,儿子满身伤痕满腹怨气不甘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孩子落气当晚,我们将孩子送到了殡仪馆保存,连夜赶往派出所沟通,反映情况,11月26日,派出所开始调查,并安排了县刑侦大队的法医进行尸检,11月29日,派出所通知我方家属到派出所,通报说:孩子在墙上,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墙上,孩子绕过去的时候自己踩空了,且事发后,其他人都叫了电三轮帮忙把孩子往家送,并没有转移,对于视频中有人说“你这火(下)把他搭(摔)成脑震荡了”派出所解释说是提醒扶他的人不要把他摔成脑震荡了,由于事发当晚在场的人既是证人也是当事人,调查证据不足,不符合刑事立案标准,不予立案。建议我们追民责。后来我们家属提出几大疑点,派出所暂时无法解答,并表示会继续调查。

据儿子的其他同学转发给我的事发当晚出事后那些孩子的聊天记录截图和视频、2个同学微信告诉我的情况来看,存在以下疑点:
1、当时其他孩子都知道他是脑壳着地,证明那些人是看着他摔下来的,而且他们都知道他当时是清醒的,后来吐了以后就昏迷了,如果孩子自己跌倒,应该是什么样的体位才会导致他右脑颅骨骨折,而身体其他地方毫无损伤(如果当晚他有一点外伤,我家都会立即送医。),为什么正巧他同学描述我儿子当时是蹲在墙上的,据我猜测,如果蹲在墙头,游戏规则又是需要抓到才算,有可能是有人拉了他,如果2个人在墙头,则有可能是有人去抓他的时候,触碰到了。如果真如他们笔录所说是踩空,那应该是脚先着地或者身体大面积着地。
2、视频里有人在喊:不要动他,让他稳一下,你这下把他摔成脑震荡了,如果是孩子自己踩空摔倒,也应该说:他这下摔成脑震荡了。人再急,语法也不会出现这么明显的错误;
3、如果我儿子真是自行摔落,当时他的手机可以指纹解锁,不存在联系不上家人的说法,在场的人中有一个是儿子的前校友,现在是保安,应该有急救常识,这些人为什么不拨打我家联系电话,或者120?其他几个学生都是平时和我儿子玩的很好的,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要把孩子搬离、转移到其他地方?在医院时为什么要撒谎说是下午摔伤晚上喝酒?后来为什么要同一拨人,讲述的摔落的地方都不一样(2个跟我微信联系的说是矮墙,并且给我拍了视频说明大致摔落的位置,吐的痕迹,另外一个去缺坚持说是从一个石雕上滑落)?
4、派出所说孩子出事以后其他人就立即叫了电三轮送我孩子回家,据聊天截图来看,出事是8点左右,他们聊天是8点10多分,如果当时叫了三轮送回家,算是叫车的时间那个广场离我家最多也就30分钟,为什么从8点多到11点左右才到家?中间还路过医院。为什么要路过我们小区路口都不弄回我家,而是舍近求远弄到其他同学家去,发现有大人在家又不敢弄进去,最后才送回我家?
5、为什么孩子外公9点多打电话进去其他在场的人不予接听?2分钟后其他同学打进去就被接听了?直至10:04分孩子外婆打电话,他人代接后说孩子喝醉了,今晚能不能不回家睡?孩子外婆坚持不同意,其他人才把孩子带回家。
6、距镇上有人讲述,事发当天的啤酒是吃饭那家的孩子的父亲亲自去买的(还未证实)。
7、11月27日下午3点多我到接诊孩子的镇医院结算费用。儿科主任和孩子外婆又一次核对了孩子到院的情况,证实孩子当时是有反应的,至于为什么第四管液体还没推完孩子就没呼吸了,该主任没有具体说明,并称是公立医院,可以该咋解决就咋解决,喊我放心,该咋做就咋做,而且在我们等候了接近1个小时才拿到电脑重新打印的出院证明,说是之前的那份不知道为什么没保存,对此我也存在疑虑。

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决不放弃!我儿子死不瞑目!我相信他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些做了亏心事对不起他的人!我相信警方一定会调查清楚真正的真相,追查出真凶,还他一个公道。


在线fvrsq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2-08
公司营销推广,丨风行丨累积服务3000多家企业,投放广告过亿全国拥有6000家资源平台.全网16个行业解决方案,总有一款适合您.

论坛营销、视频营销、博客营销、新媒体营销、电商推广、爆款打造、网络推广、微信营销、百度推广、整合营销、微博推广,百度搜索下拉框、app推广、注册、下载、问答营销、贴吧推广、网站建设、空间、主机、服务器、网站模板、广告投放、文案撰写,总有你想要的  

微微站官方网址 www.weiweizhan.com
联系QQ66379983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